白不止是一种颜色,它还是一种空的空间,一种虚无,一种零的状态,同时也是一个实体,一种可以孕育和承载万物的容器,它既可以是让人感受到空无的平静,也可以让人产生填充的欲望。——原研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