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

Blood Bags against blue background

 

理性的人习惯用数据说话,像射击时的三点一线,都对齐了就能打中。感性驱动的人做事凭直觉,虽然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但感觉到位了却能做到指哪儿打哪儿,达到人枪合一的最高境界。

SAME上关于音乐功能的用户体验

分享一个same上的使用体验,看看他们是如何把社交元素融合到功能中的。一天晚上加班想找点新的东西听,在same上找到一个叫小众音乐的主题,里面分享的歌还不错,但只能点一首播一首,非常不方便,要想连续播只有一个办法,点同感收藏,会生成一个音乐收藏列表,好吧我每首听两三秒快速筛选收藏了一二十首,好开始干活了。意外的是没听一会儿,发现消息提示有人和我说话,要知道在社交网络上有人主动聊你特别是当你是男的时候,其实还满让人意外的。捧场王啊–我好像搜藏了她三四首歌。终于有一个人也喜欢这首歌了。这首歌适合叼烟躺着听。么么么么–不知道啥意思。反正一下子就有三四个人和我搭话,我可以挑着回复了

物质与信息的关系

物质(实)和信息(虚)相互依存,实物是数据信息的载体,数据信息必须通过实物得意保存,在加工和制造一件物品时,实际上是改写了实物原有的数据信息。

物质因承载了信息而有了灵气,信息因占有物质的得以留存传承。

真实的世界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创造,我们通常所说的创造其实只是是解构和重构已有的物质而已,区别只是有看不见的粒子级别的重构,还有看得到的砖块级别的重构,真实世界重来就不能从无到有的创造出一个没有的物质来。真正的创造在虚拟的世界里却可也做到。

所以,创新的本质就是重新组织规则,仅此而已。也只能如此。

所以记忆普遍存在于自然世界,不局限于动物,所有物体都记忆,所有物体都是信息的载体。

生命体是规律变化(循环)的数据信息和物质相互作用的结果。

生命体是多个循环系统的集合。循环系统中断生命就会结束。

思想是生命体的信息溢出的结果。

思想是生命体中的完全由信息流构建的虚拟世界。

智力是在思想虚拟世界中对信息的整理组织能力。

智力可以通过学习提高。

学习是对组成生命体的多个循环系统在运转中遭遇到外界干扰后原有轨迹产生偏移的结果进行的数据信息记录,通过这种记录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数据信息库。人工智能的也许可也基于这一原理模拟出一部分来。

一切都在循环中前行,循环属于量变,前行属于质变

感性与理性

感性的人总是容易迷恋沿途的风景,理性的人眼睛紧盯目标。目的和过程都很重要,看自己在意那一种,如果你选择了迷恋风景就不要为没能准时到达目标而失落和不安。

理性的人习惯用数据说话,像射击时必须三点一线,都对齐了才能打中目标。感性驱动的人做事凭直觉,虽然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但感觉到位了却能做到指哪儿打哪儿,达到人枪合一的最高境界。

感性的经验很难准确描述,记录,传承。中国的“禅”就属于这类。

赋能:创意时代的组织原则 (转)

作者: 曾鸣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当信息文明全面取代工业文明的时候,公司,这个工业时代最重要的组织创新,也必须被超越。
然而,什么才是互联网时代的创新组织模式?
未来企业的成功之道,是聚集一群聪明的创意精英(smartcreative),营造合适的氛围和支持环境,充分发挥他们的创造力,快速感知客户的需求,愉快地创造相应的产品和服务。这意味着组织的逻辑必须发生变化。传统的公司管理理念不适用于这群人,甚至适得其反。
虽然未来的组织会演变成什么样,现在还很难看清楚,但未来组织最重要的功能已经越来越清楚,那就是赋能,而不再是管理或激励。

作者:(美)施密特 等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作者:(美)施密特 等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工业时代最深刻的观察者彼得·德鲁克,把过去200年的组织创新总结为三次革命。
第一次是工业革命,核心是机器取代了体力,技术超越了技能。
第二次是生产力革命,大致从1880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核心是以泰勒制为代表的科学管理的普及,工作被知识化,强调的是标准化、可度量等概念。公司这种新组织正是随着科学管理思想的发展而兴起。
第三次是管理革命,知识成为超越资本和劳动力的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和体力劳动相比,知识工作者是否努力工作很难被直接观察和测量,相应地,管理的重心转向激励,特别是动机的匹配。期权激励是这20年高科技企业大发展最主要的组织创新。
沿着这个思路,我把我们正在面临的时代大变革称为第四次革命,即创意革命。
在可见的未来,机械性的、可重复的脑力劳动,甚至较为复杂的分析任务,都会被机器智能取代。但人的直觉,对知识的综合升华能力,是机器暂时难以超越的。相对应的,未来社会最有价值的人,是以创造力、洞察力、对客户的感知力为核心特征的“创意精英”。
而在创意革命的时代,创意者最主要的驱动力是创造带来的成就感和社会价值,自激励是他们的特征。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的不是激励,而是赋能,也就是提供他们能更高效创造的环境和工具。以科层制为特征、以管理为核心职能的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赋能的原则如何体现?
第一,激励偏向的是事成之后的利益分享,而赋能强调的是激起创意人的兴趣与动力,给予挑战。
唯有发自内心的志趣,才能激发持续的创造。命令不适用于他们。因此,组织的职能不再是分派任务和监工,而更多是让员工的专长、兴趣和客户的问题有更好的匹配,这往往要求更多的员工自主性、更高的流动性和更灵活的组织。我们甚至可以说,是员工使用了组织的公共服务,而不是公司雇佣了员工。两者的根本关系发生了颠倒。
第二,赋能比激励更依赖文化。文化才能让志同道合的人走到一起。
创意精英再也不能用传统的方法去考核、激励,公司的文化氛围本身就是奖励。本质上他们都是自驱动、自组织的,对文化的认同非常较真。为了享受适合自己的文化,创意精英愿意付出、拥护、共创。一个和他们的价值观、使命感吻合的文化才能让他们慕名而来,聚在一起,奋发进取,因而组织的核心职能将演变成文化与价值观的营造。
第三,激励聚焦在个人。而赋能特别强调组织本身的设计、人和人的互动。
新兴学科,例如复杂网络和社会物理学的研究,都指出人和人之间的互动机制的设计对于组织的有效性可能远大于对于个体的激励。
谷歌那些声名远扬的免费服务,不仅仅是提供员工福利,提高员工的生产力,很大的一个目的是增加他们的互动。2009年我参观谷歌的时候,他们介绍到餐厅等待的时间基本控制在4分钟,正好让人可以简单寒暄和交流(大于4分钟就很可能拿出手机干自己的事了)。良苦用心,让人深思。
创造是很难规划的。只有提供他们各自独立时无法得到的资源和环境,有更多自发碰撞的机会,才能创造最大的价值。谷歌AdWords广告体系的突破就是5个员工在玩桌球的时候,看到拉里·佩奇对广告质量的挑战,一个周末就把AdWords广告体系的算法搭建完成。而且这五个人没有一个人是广告部门的。这个传奇背后依然是一系列配套的机制设计,例如每周员工大会的透明沟通、员工的自主权、跨部门调动资源的能力等。所以,促进协同的机制设计,这是未来组织创新最重要的领域。
德鲁克在他最后一本书《21世纪的管理挑战》中提到,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是参与创造。我相信,未来10年将出现比谷歌更让我们兴奋的新型组织。让我们不辜负这个时代,全力以赴,共同创造赋能的组织。

福利:六张图看懂矛盾中的张小龙,微信的成功与他有着怎样的关联?

无题

文:@CAYCE_HXH

人类先发明了旅行
然后又不停追问,旅行的意义
其实世间所有的相遇
不是久别重逢,就是后悔莫及
人生如旅,简单点,
你打得赢怪物,就收得到礼物

就像所有恶作剧里的主角
结尾都会有一个幸福的亮点
人生里,学会和麻烦过招
它们也许就成了点赞之交

生活无论好或坏
总是裹着糖
成长路上的遭遇
就像甜美和考验
总是一同不期而至
幻想都是用来破灭的
童话总会在现实面前变成普通话
而成熟的人们
却永不甘心绝望

跌跌撞撞的人生路
温暖的陪伴带来的甜蜜
这就是在群体里的幸福
并不一定要像角斗士般生死决斗
有时候能打倒困难的
是微笑,而不是石头

分享山本耀司一篇文

作者:山本耀司

我对那些卖弄风情的女人丝毫不感“性趣”。相反的,一位专心踏踩缝纫机的女性背影,或是聚精会神缝衣服时的侧影都会让我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情欲。我极其渴望去尊重,去帮助那些在社会上立足,为生计打拼的女性。

黑色是一种最有态度的颜色,它分明在表达“我不烦你,你也别烦我”。

记得有一次,我曾经的一位女朋友因为工作出了门,等她回家的时候,我因为太累而睡在了沙发上。我就是这样关注她的一个男人。午夜过后,她回到了家,看到我还在等她,那时候她咕哝着说道“男人的可爱,我到现在才第一次了解。”而她说的话至今还在我的脑海之中。

完美是丑陋的。完美是秩序与和谐的呈现,是强制力的结果。自由的人类不会期望这样的东西。

有些女人,她们体验过地狱般的人生,尝遍了人生酸甜苦辣。有时,她们的哀伤如香火般从她们的身上升起,灰飞烟灭。但哀伤的味道却不会染在她们的身上。她们才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高贵的女人。

父亲的葬礼后,年幼的我骑着三轮车沿着稻田间的小路,一直骑,一直骑,直到太阳落山。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一事无成。

我只是追寻女人的背影

古代的日本文化在裸露的颈部,在背部的弧线中发现了美。不知何时,这样的美感衰退消失,无论男女,都对这种美变得麻木起来。

就像人一样,布料也有自己的生命。当布料被放上一两年,经历自然收缩后,才能显露出它本来的魅力。每一根线都有自己的生命,经过几年的生长,日渐成熟。经历这样的过程,布料才能呈现它曾深藏不露的美丽。

共度良宵的男女,清晨醒来,女人会说:“我要去洗个澡,把这个借我穿一下吧。”说着,她会穿上一件对她来说太大的白色布料衬衫。宽大的衬衫意外地配合女人的身体呈现自然凹凸,而它的光亮则会沿着她的酥胸游走……制作衣服时,我一直着迷于这种不经意间的魅力。

我在女人身后追赶着她,如果她转过身,一切都将结束。正是这个原因,我只是追寻,追寻女人的背影。

那种女孩,我不觉得她们是“女人”,是愚蠢的小女孩。她们被宠坏了,觉得年轻就了不起,年轻就最伟大。我又年轻又貌美,你一定想约吧?她们脸上就这么写着。

什么能比孤独来得更奢侈?

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看似伟大的人或事。他们已经被世界所驯化,他们的意识其实和猪没太大区别。

我不喜欢金字塔,我也不相信所谓的大彻大悟。这个世界存在的,是一群竭尽全力地贡献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去创造没有瑕疵的东西。与此相对,有些人深知人类的局限,不可避免瑕疵的事实,却面对现实强加给他们的一切,勇敢斗争,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理解耻辱中的美感。

对你来说,落魄在外时用最后几个铜板买来的啤酒,和你在半岛区套房里着毛绒长袍所啜饮的冰镇香槟,基本上是一样的。今天,太阳再次升起。所以我一点都不想探究你基于个人原则而逾越传统的那一面。你就是你。而我爱你。就这么简单。

世人热衷于社会文明的进步,对此,我已经不仅仅持怀疑态度,更多的是一种对它难以抗拒的厌恶。社会文明不论如何发展,如何进步,人,终究逃不了作为人的命运。

“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

人生,最终不过是一场催人泪下的闹剧。有多少部一生都不必阅读的文学经典?会不会我和有夫之妇的不伦关系都没能体验就这样死去?

我多么渴望可以做完我该做的,快点回去。回到我熟悉的孤独,回到母亲的子宫里。

岁数大了,我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体内细胞一个接一个消亡的声音……火葬场铁门沉重地关闭那一刻,我想,下一个便会是我。

拥有的越多,你与神明的距离就越远。